沙巴体育在线

沙巴体育在线

用户登录

中国作家协会主管

《敢为天下先》读记:超越自我的时代写意

来源:光明日报 | 傅逸尘  2019年11月20日08:45

李鸣生的报告文学创作有着自己鲜明的特色。他持续深耕航天题材多年,收获了“航天七部曲”。与其他优秀报告文学作家习惯于打“遭遇战”不同,近三十年的创作生涯中,李鸣生很少变换题材领域。对“星空乡愁”的回望,或许夹杂着太多的幻想与浪漫,但始终支撑着他艰辛的文学探索与精神跋涉,以至于很多读者包括我在内,也都习惯性地认为,李鸣生是一个擅长打“阵地战”的报告文学作家。

直到这部新作《敢为天下先——中国航展二十年》(人民文学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),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李鸣生。珠海航展在他的笔下遥远而又亲近、陌生却又熟悉。遥远的城市、新鲜的人物、别样的故事扑面而来,不经意间,已经年过六十的李鸣生超越了自己过往熟悉的题材领域、生活经验,开疆拓土、华丽转身。

《敢为天下先》是第一部全景式、多角度讲述中国航展发展历程的纪实文学作品,全面记叙了珠海航展二十年、十二届的辉煌历史;讲述了从1992年8月珠海市委市政府一致通过举办航展的计划,建起中国第一条四千米机场跑道开始,珠海航展人筚路蓝缕、不畏艰辛,通过艰苦努力、接续奋斗,最终使珠海航展发展成为世界著名的五大航展之一的城市传奇;勾勒出珠海航展人敢领时代之先、顽强拼搏、勇于创新的城市精神,也生动地展示了中华民族敢于打开国门、追赶世界的大国情怀。

李鸣生始终将珠海人的航展梦想和敢闯敢试、探索创新的时代精神紧密相连,注重从哲学思辨的角度,分析阐释航展事业的价值、意义,从城市的精神气质、文化心理的层面建构珠海人的航展之梦。《敢为天下先》既有对国际环境、城市发展、经济社会图景的宏观记录,又在人情、人心、人性的层面进行了精准细腻的微观呈现。对珠海航展事业发展过程中的几个重大阶段和若干重要方面,李鸣生都做出了精到的总结概括和富于个人创见的剖析,从而在不断变化的时代背景中描摹出珠海航展事业发展的动态图景。

从《敢为天下先》中,我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,是强烈的现场感,是与珠海航展近距离接触的心灵碰撞。李鸣生对航展人生命状态、情感世界准确细腻的把握,对航展人形象、性格的生动塑造也因此水到渠成,顺理成章。尤其书中那些平凡人物的不平凡故事,使人感动。正是有了梁广大、邹金凤、周乐伟、苏全丽等这些航展人的呕心沥血、无私付出,才使得珠海航展从无到有、从小做大、从中国走向世界。李鸣生真情讲述了这样一群在普通岗位上默默无闻、甘于奉献的航展人的动人故事,经由这些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,把握住了中华民族敢为天下先的时代脉搏与民族心理。

李鸣生采取典型化的艺术处理方式,从浩瀚的素材中提取最具典型性的人物、事件,构成《敢为天下先》的骨架;又选取了许多极富人情味的故事与细节,以及诸多鲜为人知的事件解密,精心筑成作品的血肉,使得这部作品兼具思想性与艺术性,既有重大的历史文献价值,又有丰富的文学审美价值,在史诗的品格中内蕴着丰富的诗意。

李鸣生与珠海、与珠海航展的“遭遇”,对他而言蕴含着跨越和转型的可能。如果说,之前的“航天七部曲”的写作,尽管每一部的内容、角度都不同,但毕竟是在一个大的系统内部,还可以依凭某种思维和认知的惯性。那么到了《敢为天下先》,李鸣生需要面对和处理的题材和经验都是全新的。珠海航展尽管与航空航天有关,但是主体内容是写会展业,是写一个特区城市与一种新的经济业态之间的关系,是写一种全新的城市建设和经营理念。李鸣生需要从零开始,进入一个全新的生活现场,守望一段完全陌生的历史,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为此,李鸣生进行了艰苦细致的采访,从海量的资料和信息中大刀阔斧地拣选和剪裁,以一种四两拨千斤的轻巧和写意,勾勒出珠海航展的现实和历史轮廓。当下的报告文学读多了,给我一种感受是大部头的作品越来越多,全景式、百科全书式的写法越来越普遍,在某种意义上说,对题材、资料的占有成为作品成功的关键因素,而对报告文学文体自身的经营和创造反而被遮蔽和忽略了。

李鸣生书写珠海航展的笔触是轻灵跳荡的,好似中国文人画的泼墨、写意,他更注重的是作品的意境和格局。他并非是要面面俱到、巨细无靡地呈现珠海航展的发展历史和事件过程,而是跳脱事象的表层,力图准确地提炼、概括、总结出珠海航展的灵魂,写出珠海这座特区城市的气质。围绕着这样一种核心价值、核心精神而展开叙事,因此,我们看到书中所写的每一个人、每一件事、每一个场景、每一个细节都是在集中彰显和表达这种“敢为天下先”的时代精神。李鸣生将自己多年来对时代变革的思辨、对社会民生的关切、对文学与现实关系的思考都融入这本体量并不巨大的作品中。作为一个没去过珠海这座城市的读者,我亦被作品所传达出的强烈珠海风格、珠海气派、珠海精神所深深吸引和打动。

在我看来,报告文学这一文体最终比拼的是作家的思想能力,而李鸣生恰恰就是“思想力”“思辨性”都极强的作家。以个性锐利的价值判断因应混沌未名的时代主潮,提供对历史、对现实富于穿透力和超越性的思想智识,始终是李鸣生孜孜以求并坚定执守的写作伦理。他之所以对珠海这座城市一见钟情,勉力坚持带病采访写作、反复修改打磨,就在于他看到了在这片热土上孕育着一种新鲜生动、向上拔擢的发展理念、城市精神、生命价值,蕴含着丰富广博的文学可能与厚重驳杂的思想空间,需要作家持之以恒地追问、发现并做出置身时代前沿的、富于整体性的思辨和概括。

李鸣生与珠海的“遭遇”是一种缘分,这场与珠海航展的“遭遇战”,他打赢了。已经从大病中恢复的李鸣生,下一场“遭遇战”会在哪里呢?我热切期待着。

(作者:傅逸尘,系《解放军报》文艺评论版主编)

沙巴体育在线

沙巴体育在线